2.婚禮·等待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180042.buzz,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其實狂犬本人是不喜歡這么熱熱鬧鬧的開一場酒席邀請這么多有頭有臉的人過來吃飯這種事情的。沒錯,大猛子現在是最風光的老大,但是狂犬知道永遠槍打出頭鳥。就算今天婚宴里名目張膽的有公丵安局長,有市里的治安辦主任,有貓頭鷹毛大海,有棍子等等一系列的人,海蜇這個通緝犯依舊可以站在那里風光的敬酒——沒錯,這是說明了大猛子的實力已經如日中天;但是另一個方面,是否大猛子已經開始像所有成功者一樣開始忘記自己是誰了呢?每一個人過度的驕傲就是失敗的前奏,自負不是一種好的性格。

海蜇……狂犬坐在汽車的后座上,一路上都在想以后怎么處理海蜇。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海蜇遠走高飛,畢竟海蜇的仇人太多了,現在都知道他結婚,以后老婆孩子都是海蜇的弱點。大猛子能夠保得了海蜇一時但是絕對保不了海蜇一輩子。誰都有失手的時候……海蜇對幫會以及大猛子本人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雖然他沒有得到幫會的其他好處,但是起碼《和紋勝》可以給他一個安穩的后半輩子……大猛子如果出面和白大雪和展海陽說說的話,給海蜇弄一個新的身份還是很簡單的。沒錯,海蜇應該走。

狂犬確定了這件事之后顯得輕松了許多。但是很快他又緊張了起來,因為司機說:“狂犬哥,后面那輛車似乎跟著我們很久了。”

狂犬向后小動作張望了一眼,然后看了看馬路的其他位置。一輛車,上面最多四五個人而已??袢@輛車上除了狂犬以外還有司機和副駕駛上坐著的一個小弟。人數上絕對不會吃虧。“別管他,辦咱們的事情。”狂犬說道。

狂犬的汽車拐進了郊區的荒山里面。果不其然,后面的汽車也牢牢的咬住了前面的目標,緊隨其后??袢戳艘谎酆竺?,不再多想。

車向山里開了一段路才停下??袢^續坐在車里,而司機他們下了車,向后看了一樣,那輛一直跟蹤著自己的汽車停在了50米左右的地方。“怎么辦?”司機隔著窗戶向狂犬問道。“辦事就行。”狂犬說道。

司機點點頭,招呼了一下另一個小弟,兩個人打開了后車廂,抬著一個麻袋出來,然后扔到了地上,發出了一聲悶響。麻袋抖了抖,蠕動了幾下。這幾下動作是個人都能看出來,里面是一個人形。之后司機拿出了兩把鏟子分給自己的伙伴,開始肆無忌憚的在地上挖坑??袢谲嚿嫌崎e的伸了一個懶腰,靜觀其變。

后面的車熄了火,然后車門打開了。下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秦齲秦叁咳嗽了一聲,然后走了過來。正在挖坑的小弟們表面上繼續掘土,實際里已經盯住了秦叁,防止他帶著手丵槍一類的武器。但是秦叁走過來后靠在了狂犬的車窗上,打了個招呼:“狗哥,這么巧埃”

“巧,順路順了半個小時,確實埃”狂犬在車里面目不斜視,但是絲毫沒有買賬。

“這是對付誰呢?”秦叁笑了笑,知道自己輩分小,狂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也是自然,索性直奔主題。

“我有必要和你說?你算老幾啊,秦叁?”狂犬笑了笑,似乎有意挖苦般說道:“你當你是麥子尖呢?”

秦叁的笑容凝固了少許,顯然提起麥子尖讓他自行慚愧,秦叁自己深感沒有將麥子尖留給自己的社團發揚光大是愧對自己死去的大哥。但是很快的,秦叁的笑容恢復了。

“我知道里面是螳螂。”秦叁索性說道。

“是。”狂犬絲毫沒有避諱。

“我要帶走他。”秦叁說道。

“不行。”狂犬斬釘截鐵,似乎一點商量的余地都沒有。

“狂犬哥……”秦叁還陪著笑要說什么,但是狂犬一句狠話撂下了:“別啰嗦了,我瘋狗要是咬你了,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住嘴。”

秦叁點點頭,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西服的領子,站直了身子,不再附在窗戶邊窩著腰和狂犬卑躬屈膝的說話:“那我只能來硬的了。得罪了你,你別往心里去,狂犬。”

狂犬聽到這句話后依舊穩坐釣魚臺。“行,我給你十分鐘時間打電話帶人過來,帶幾個硬手過來,不夠我砍的我可不會放過你。”

“不用,夠了。”秦叁說道。

“你們這幾個小雜魚我就操你……”狂犬笑罵道,覺得秦叁未免太瞧不起自己了。秦叁這種貨就算是人多打人少,狂犬也絕對勝算相當大。你掰著手指頭數數吧,能夠讓狂犬使出全力的舊城區能有幾個?你秦叁手下有這號人才?快別逗了……但是很快狂犬就不能再繼續罵下去。秦叁招了招手,后面那輛汽車又下來了一個人。哦,原來不是秦叁的手下。

下車的人,是龍六。

有那么一瞬間,狂犬感覺到自己要死了。

但是下一個瞬間,那一份曾經年少輕狂的熱血,在狂犬身體的每一個神經末梢再一次沸騰了起來。

狂犬也開了門下車,制止了自己已經因為恐懼而去摸槍的手下。

“我等這一天,很久了。”狂犬說,笑得不可理喻,笑得發自肺腑,笑得膽戰心驚。

捕鱼来了工作室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