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過界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180042.buzz,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第九十九章 過界

來襲的這些人,明顯是訓練有素,而且裝備精良。

種植基地的這些人,雖然都有槍械,但他們都沒有受過專業訓練,對付一些普通人還行,但和來襲的這些人相比,要差上一大截。

他們之所以能堅持這么久,全靠人多勢眾,可即便如此,他們也堅持不了多久。

很快,正門便被對方強行突破,這些穿著白色迷彩,頭戴白色頭罩,手持AK47 的襲擊者,紛紛沖入種植基地,對四處逃竄的眾人開槍掃射。

金眼見勢不妙,拉著謝文東向食堂內躲避。

他們剛推進食堂的大門,外面便有一梭子子彈掃射過來,兩名正準備退回食堂的小弟躲閃不及,被這排子彈從胸前掃過,兩人都是身中數槍,撲倒食堂的門前。

已然退入食堂內的謝文東,看著兩名小弟的尸體,臉色陰沉,問道:“能看出對方是什么人嗎?”

五行兄弟對視一眼,紛紛搖頭。

看對方的素質,像是軍人,而且還得是特種兵級別的,不過對方使用的卻是AK47,這不是中國特種兵的裝備。

褚博說道:“東哥,我出去看看!”

“小心點!”

“知道!”

褚博手持雙槍,快步走出食堂。

隨著偷襲之人全部攻入種植基地,整個基地里,已然亂成了一團,到處都有槍聲,到處都有人們的叫喊。

看到種植基地的人紛紛向食堂這里聚集,偷襲者也被吸引過來,快速向這邊云集。

雙方的交鋒更加激烈。

倒在食堂門前的人,已有十多號,小弟們用同伴的尸體,壘成臨時掩體,然后趴在尸體的后面進行還擊。

謝文東站在房門口,探頭向外面觀望。

目光所及,有十多名來襲者躲在不同的掩體后面,向食堂這邊瘋狂的開槍掃射。

謝文東收回目光,心思轉了轉,對五行兄弟招了招手,又向后窗努努嘴。

五行兄弟立刻會意,東哥的意思,從后窗偷偷出去,然后繞行到對方的側翼進行攻擊。

他們一同點下頭,金眼率先來到后窗前,將后窗用力推開。

屋內熱,屋外冷,窗戶上掛著厚厚的霜,玻璃已毫無透明度可言。

在窗戶打開的瞬間,金眼才看到,窗外正有兩名穿著白色迷彩的襲擊者悄然無息地摸過來。

雙方一個在窗內,一個在窗外,正好打了個照面。

金眼先是一愣,緊接著反應過來,抬手就是兩槍。

一槍打中一名來襲者的額頭,另一槍打中第二人的胸口。

隨著兩聲槍響,兩名來襲者皆應聲倒地。金眼還沒來得急查看,噠噠噠,槍聲傳來,一排子彈橫掃而至。

金眼急忙下蹲閃躲,不過他還是稍微慢了一點。

一顆子彈從他的脖側擦過,一顆子彈打中他的肩頭。

好在沒有傷到骨頭,是從肩頭上的皮肉穿過。

金眼一屁股坐到地上,脖側和肩頭血流如注。

木子箭步上前,將他拉到一旁,同時用手死死摁住他的傷口。

水鏡、火焰、土山三人,分站在窗戶的兩邊,向外開槍還擊。

噠噠噠!嘭嘭嘭!

AK47的連射聲,手槍的點射聲,瞬時間響成一片。

謝文東快步走到金眼近前,問道:“怎么樣?”

金眼側頭看了看肩頭的傷口,說道:“沒事,東哥,只是皮外傷。”

謝文東揚頭說道:“水鏡、木子,給金眼包扎!”

水鏡從窗戶那邊退下來,謝文東頂替她的位置,探出頭,向外連開數槍。

有沒有打中敵人,他不知道,不過他清楚地看到一名來襲者突然從掩體后面站起身形,他的肩頭,扛著一架火箭筒。

又粗又短,十分厚實的火箭筒。

謝文東眼眸一閃,來不及說話,他扔掉手中的槍械,一手抓著火焰,一手抓著土山,向后撲出。

也就在謝文東把火焰、土山拉開的瞬間,耳輪中就聽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窗臺都被炸沒了,窗臺變成了一個恐怖的大圓窟窿。

謝文東,乃至食堂內的所有人,就覺得腦袋嗡了一聲,緊接著,兩耳長鳴,什么都聽不到了。

一名白衣人端著AK47,率先穿過被炸開的大窟窿,從外面沖進來。

有名被震趴在地的小弟,用雙臂顫巍巍地支撐住身體,想從地上爬起,那名白衣人想都沒想,一梭子掃射過去。

小弟的身上騰出一團團的血霧,剎那間被打出好多個血窟窿。

緊接著,白衣人調轉槍口,準備向謝文東這邊掃射。

同在食堂里的劉彰,嗷的怪叫一聲,徑直地向白衣人沖了過去。

白衣人下意識地將槍口指向劉彰,扣動扳機。

也就在他扣動扳機的瞬間,劉彰已然沖到他的近前,一把抓住槍筒,全力向上舉。

噠噠噠——

AK47的槍口噴射出火焰,劉彰抓住槍口的手掌,被燙的都冒出了白煙。

劉彰痛叫一聲,提腿一腳,踹在白衣人的肚子上。白衣人悶哼著,向后倒退了幾步,AK47也隨之脫手。

他手掌向后一抹,掌中瞬間又多出一把手槍,對準劉彰便要射擊。

千鈞一發之際,一道金光乍現,白衣人和劉彰都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金刀已然刺入白衣人的脖側。

白衣人身子一僵,鉤在扳機的手指,再沒能把扳機扣下去。他雙目圓睜,身子直挺挺地向前撲倒。

劉彰回過神來,雙腿一軟,不由自主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到此時,他才感覺渾身上下涼颼颼的,原來他里面的內衣內褲都已經被冷汗浸透。

直面黑洞洞的槍口,沒有被當場嚇尿,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謝文東貓著腰,跑上前來,他先是拍下劉彰的肩膀,而后看向白衣人的尸體,他拉住對方的頭罩,用力向下一拽,白衣人露出真容。

黃頭發深眼窩,大鼻子大嘴巴。

劉彰喘息著說道:“東哥,是……是他媽老毛子!”

謝文東當然能看得出來,對方是俄羅斯人。

不過他很奇怪,俄羅斯人為何會出現在漠河,又為何會來襲擊種植基地。

猛虎幫已經垮掉了,戰斧已被黑帶打得名存實亡,索克羅夫家族和張桐一直暗中勾結,做毒品買賣,屬利益共同體,所以來襲的俄羅斯人,更不可能是索克羅夫家族派來的。

他正琢磨著,只見屋外,又有一名白衣人扛著火箭筒站起身形,準備向屋內發射火箭彈。

謝文東暗叫一聲不好,正要躲避,突然一聲槍響,那名白衣人肩上扛著的火箭彈突然發生爆炸,一團大火球乍現,把白衣人整個人吞沒其中。

周圍的白衣人也有受到波及,凄慘的叫聲此起彼伏。

以褚博為首的數名血殺人員,從屋頂上跳下來,對著那些被震得七倒八歪的白衣人,連續開火射擊。

頃刻之間,從屋后摸上來的數名白衣人,全部被擊殺在地。

褚博等人把尸體戴著的頭罩拽下,無一例外,皆是俄羅斯人。

將屋后敵人全部清除干凈的褚博,退回到食堂內,皺著眉頭說道:“東哥,來敵都是老毛子,這是怎么回事?”

謝文東眼珠轉了轉,將屋內的那具白衣人尸體翻個個,然后抓住對方的后衣領子,用力向下一拉,尸體的后脖頸露出來,上面有黑色的火焰狀紋身。

看到這個紋身,在場眾人都是一驚。

黑帶!

這個圖案的紋身,正是黑帶成員的標志。

要知道文東會和黑帶可一直都是盟友關系,這些年下來,雙方的合作也一直很愉快。

沒人能想到,這些來襲者,竟然都是黑帶的人。

褚博眉頭皺得更緊,他去到外面,逐一檢查尸體,有的尸體是手臂上有紋身,有的尸體是脖頸、肩頭有紋身,反正都帶著黑色火焰狀標志。

“媽的!”褚博罵了一聲,回到謝文東身邊,狠聲說道:“東哥,黑帶是瘋了吧,竟然來襲擊我們的地頭!”

謝文東看眼褚博,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道:“小褚,你錯了,這里并不是我們的地頭!”

確切的說,這里是張桐的地頭。

張桐和索克羅夫家族暗中勾結的事,黑帶肯定是知道了,不過張桐畢竟是文東會的人,黑帶沒敢直接去動他,便退而求其次,前來搗毀張桐的種植基地。

只是謝文東不明白,黑帶完全可以把這件事情通知己方,由己方自己來處理,他們為何要派人來強打呢?

這只有一種解釋,黑帶是在立威。

它在警告己方內部的兄弟,不要再試圖去勾結索克羅夫家族,不要和索克羅夫家族合作,不然,哪怕是在中國境內,他們也有能力將其鏟除掉。

想明白對方的意圖,謝文東瞇縫起眼睛。

張桐這次的事,過錯方的確是在自己這邊,但黑帶的做法,也的確是太過了。

他們這么做,不僅是打他謝文東的臉,更是在打文東會的臉。

這些年,黑帶內部也做過幾次重組,高層換了一批又一批。

但無論哪一批高層上臺,和謝文東,和文東會的關系都很不錯,雙方的合作也非常融洽。

但黑帶這次的行徑,著實是踩到了謝文東的底線。

我的人有錯,我自己自然會去處理,而你越過我,跑到我的地頭上來處理我的人,哪怕你的理由再多再充分,你都是踩過界了。

捕鱼来了工作室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