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4章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180042.buzz,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這會兒,已經有許多人吃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謝文東在一片驚詫和不可思議的目光當中,起身,往門口而去。

“文興先生...”“文興先生...”“文興先生,你不能走啊,我們想知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是啊,你們現在不能走啊,我們的一個副市長和幾個大領導,都往這里趕呢,想親眼見見,你們這幾個英雄呢。”

“文興先生,文興先生...”

這會兒,那些記者和干部們反應過來,想要追出去的時候,謝文東已經轉身而去了。

而且,為了防止謝文東被他們追出來打擾道,由東心雷、周庚、李爽、任長風等狠人壓陣,把房門團團圍住,不讓他們走。

更加不允許,他們再使用照相機和攝像機。否則,就會被嚴厲警告。

實在是還有不識相的,那就不跟他客氣了,直接就把相關的設備砸在地上,然后踩個粉碎。

直到謝文東一行人在外面打上了出租車,他們才漸漸離開。

最后,留下來的是魏佳美。

魏佳美先是環視周圍一圈,隨后冷聲,對現場眾人說道:“我現在就去取錢,你們都在這里等著,一個人十萬塊。如果誰不要,提前跟我說,我留著買包包去。”

十萬塊啊,對于這些底層的干部以及小報、小電視臺的記者,確實算一筆不小的數目。

既然對方這么不想讓己方知道他們的下落,那就只能先這樣了。

看到他們不回答,魏佳美假裝他們默認了,然后,拿著謝文東給的銀行卡片,到對面的工商銀行去現金去了。

半個小時之后,魏佳美提著兩袋子現金,準時出現在徐聞縣的縣委大樓食堂包廂里。

正當她給現場眾人一個接著一個發錢的時候,市.委的相關領導都到了。

當他們走進這包廂,看到一個長相很漂亮的小姑娘,正在給里面的人發錢。而其他人,卻不見蹤跡,皆覺得好奇。

其中,一個副市長好奇地問道:“你們這是在干什么?那個穿越瓊州海峽八十公里的英雄呢?”

不管是幾個基層的干部,還是那幾個小報的記者,都是見過這個副市長的。

他們沒想到,對方會來得這么巧,嚇得渾身一激靈,趕緊起身,連連向他們敬禮、打招呼。

之后,才一臉委屈地把整個事情的過程,說給了現場的諸位領導聽,并且再三言明:“不是我們要放他走,是他一定要走,我們攔也攔不住啊。”

“我看你們是見錢眼開。”副市長旁邊的一位大官直接喝道:“你們知不知道,這個消息對我們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價值幾千萬、幾億甚至幾十億的旅游資源,意味著,我們市將在這輪疫情當中,提前獲得經濟上行的動力。”

“現在,你們什么資料、證據都沒有,讓我們怎么對外宣傳?虧我們放下手頭上好幾個重要的會,專程跑到你們縣委來,你們就給我們看這個?發錢,發錢?”旁邊,一位nv領導,也跟著吼道。別看這nv人當領導不多見,可要真的是能上去的,那個個都是厲害的角色。

幾位基層干部和媒體記者,嚇得全身蹦得筆直,大氣都不敢出。

等他們幾個領導,一個接著一個罵完,他們才一臉委屈,小聲地說道:“領導啊,不是我們想要這些錢,這些錢是他們硬塞給我們的啊。”

“對啊,他們一開始只是說想看看自己上不上鏡,誰想到,他們會把我們的資料全部格式話啊。”

“嗯,就連我們的手機,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錄像照片,全都沒了。真的是邪了門了。”

“我們說的句句都是實話,還請領導明鑒。”

......

這幾個領導,雖然余火未平,但聽他們的講述,以及他們的表現,皆不像是說假話。

難不成,這個世界真的有這樣低調、又有實力的能人?

不想接受采訪,怕暴露自己的身份?還能用黑客技術,遠程刪掉大家手上的資料,又這么有錢?還出手這么闊綽,不會是什么危險分子吧?

他們面面相覷一陣,心中頓起疑惑,如果真有這樣的危險分子入境,那可就糟糕了。

這不,帶著將信將疑的心思,他們齊齊望向魏佳美。

雖然這小姑娘,看上去不諳世事、年輕稚氣,可保不齊,她就是這局中人、知情人。

他們將要發問,魏佳美倒是心明眼亮,直接就回答道:“我已經按照我老板的意思,把錢給你們了。

另外,你們也別想從我這里打聽到什么,不管你們問什么,我都不會說的。我唯一能告訴你們的,就是,不要試圖調查我們的身份,我們不是你們能惹得起的。”

說完,背著手,大搖大擺地從這些市委的大領導面前走過,年紀輕輕的,居然毫無怯意。

領導們都看懵了,心說,這小姑娘好大的脾氣啊。

這,也就更加激起了大家的好奇心,他們想要了解一下,那個叫文興的到底是什么人?

大家手上的視頻或者影像資料,甚至是縣委大樓里的視頻資料,都被刪掉了。

可是,在他們從沙灘走上來,上車的時候,還是有被附近的攝像頭拍到的。

在截取了謝文東等人的視頻,并提出他們的頭像之后,相關的領導,把他們的頭像輸入到全國犯罪嫌疑人資料庫當中。

這些人頭像輸入進去之后,大部分都是“查無此人”。

唯獨,在輸入謝文東的頭像之后,那個全國犯罪嫌疑人資料庫當中,赫然出現了“謝文東”三個字。

與這三個字一起出現的,還有他的年齡,籍貫以及出生地。最重要的,是他的“犯罪記錄”,足足五十多頁啊,每一頁,都有二三十條。

基本上,除了沒有QJ罪的指控之外,《刑法》里記錄的各項罪責,都被他犯了一個遍。

如果這上面寫得是真的話,那足夠他槍斃一百次的。

然而,這些資料,只到了2006年,往后便再也沒有他的相關指控記錄。最后,只草草地記錄了一個備注;

(因此人對國家,具有幾十件特殊、特別重大的貢獻,得到國.家.領.導.人特赦,故對他之前的指控全部撤銷,只作記錄之用)

再看完謝文東的資料之后,這些市領.導們一個個嚇得全身冒煙,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這個謝文東的經歷,簡直太牛掰了。別人,像他這個樣子,早就死了幾百回了,可是你看他,還有閑情逸致穿越瓊州海峽,心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能夠得到國家領.導.人特赦,絕對不是一般人,鬼知道,他到底為國家做了什么樣的驚人貢獻。”

“哎,怎么以前,從來沒有聽過這樣一個厲害的人物?”

“你傻啦,這種人物,怎么可能會出現在公眾的事業當中。即便偶有出現,也肯定是洗白過后的。”

“那你說,上面怎么能夠容忍這種人還在世上呢?”

“世界上任何東西,存在即是合理的。國家這么大,國際上的強敵有那么多,總有一些不方便出手的事,需要交給這種人去做。有白,就一定有黑。而且,我看此人的行為方式,一定是個聰明人,而且辦事能力,十分了得,可以處理各種棘手的問題。所以,才會得到上面如此器重和格外開恩。”

“你說,他突然出現在這里,會不會是國家請他過來,處理新冠疫情的事情的?”

“這個不好說,沒準吧。唉,不管是紅的白的,早點結束這該死的疫情才是好的。”

“嗯,那咱們還要追捕他么?”

“得了吧,上面都除了特赦令了,咱們就別自討苦吃了??上Я?,可惜這么大的一個新聞啊。”

“唉,誰說不是呢。要他真得是一個凡人,我可以拍著胸脯說,能夠把他打造成一個超人,一個英雄,可以能夠為咱們帶來巨大的影響力,激活萎靡的旅游資源。”

“八十公里,四十多海里,二十六個小時。這是凡人做的到的?我看,他們壓根就是一群超人。”

“超人...是啊,超人啊...”

......

在一片驚嘆聲中,成功穿越瓊州海峽這件事,就算暫時告一段落。

按照原先的計劃,謝文東一行人,會先一步乘坐汽車,前往廣州的白云機場。

而后面取錢給錢,辦完事的大概晚一個來小時出發的魏佳美,自駕車趕往白云機場,與他們一行人回合。

從廣東省最南端的徐聞縣,到達白云機場,需要五個小時左右的車程。

時間,說長倒也不長,說短倒也不短,坐在車上睡一覺,很快就過了。

可是,誰也沒想到的是,謝文東這一行人剛剛開到陽江市區域的高速路上,突然接到魏佳美的手機打來的電話。

電話,是余勇親自接的,當他聽完之后,臉色頓變,趕緊說道:“兄弟,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別傷害我朋友,好不好?...呃...呃,好的,我們很快就趕過去...該賠多少錢,賠多少錢...好,就這樣,保持聯系...”

掛斷電話之后,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余勇,立馬向后座上瞇眼休息的謝文東匯報:“東哥,出事了,出事了?”

謝文東一激靈,趕緊坐了起來,下意識看看左右,還以為有殺手殺過來了呢。

待到看清楚沒事,才放下一些心了。他捏了捏鼻梁,隨后說道:“出什么事了,別著急,有話慢慢說。”

余勇:“佳美在高速路發生了車禍,被一輛車追尾了。雙方鬧得很不愉快,發生了口角,還動了手。也不知道為什么,佳美打輸了,人還被扣了,現在對方開價兩百萬,要咱們去贖人了。”

謝文東聽到這里,簡直差點以為是自己睡迷糊了,聽錯了。

佳美的性格,確實比較桀驁、也確實比較沖動,要強,經常和艾清、李萬能他們打架。

要說她如果真的被人追尾了,耽擱了和己方約定見面的時間,會發脾氣動手,這個謝文東是相信的。

只是,謝文東怎么也不相信,這佳美打架還會打輸了。

要知道,這佳美可是九門提督之一啊,武功可以達到中級白金干部的序列。別說是普通人了,就是江湖上一流高手來上十多個,也未必打得過她。

想要打得過她,除非對方來頭很不簡單。

謝文東眸中精光四射,神目如電,問道:“對方有沒有說,他是什么人?”

余勇:“沒有,聽口氣,像是Z國人,因為他說的是比較生僻的國語,還帶點粵語。”

謝文東:“國內的?哼哼,誰這么大的膽子,居然敢太水頭上動土?”

余勇:“沒準,是寒冰組織的高手,也說不定。”

謝文東:“不太可能。咱們這來海nan省,來廣州,都是隨機性的,沒有任何外人知道。再者說了,現在是疫情期間,他寒冰的人不怕死,敢到處亂跑?他們又不像我們,是Z國人,可以隨便進入國內。”

余勇聽他說的有理,隨后點了點頭,說道:“是挺奇怪。媽拉個巴子的,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這剛剛才好不容易解決橫渡瓊州海峽的事情,轉頭又碰上這么一檔子事,命太衰了。。”

謝文東扶了扶額頭,尷尬道:“我都習慣了,總之,我走到哪里,哪里的麻煩肯定就是不斷的,這都成了規律了。”

余勇想了想,隨即干咳一聲:“好像還真是。”

謝文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大家不是還嚷著不想回極樂島么,得,事兒這不就來了么?”

余勇:“這也行啊...”

謝文東:“怎么不行?被這幫死家伙天天囔囔著,好運都會便霉運了。對了,佳美是在哪里出的車禍?”

余勇:“湛江市的高速路上。他們已經下了高速,通知我們去湛江市,拿錢贖人。”

謝文東:“好,通知其他的兄弟們,最近的一個高速路路口下車,咱們往回走,去湛江市!”

余勇:“是!東哥。”

捕鱼来了工作室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