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2章 鼠輩就該呆在地底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180042.buzz,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夏天和蘇貝貝自然是安然無恙。

“師、師父,救我……”許真真看到的場面只不過是幻覺而已,真正被萬千上萬只老鼠淹沒的是她自己的,可惜她發覺不對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她的聲音,她的惶恐,她的疑惑……都隨之湮滅,即便表達出來了,也已經毫無意義。

蘇貝貝并不同情許真真,因為這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的,得到這個下場,也實屬罪有應得。

過了一會兒,蘇貝貝發現夏天仍舊緊緊地摟著她的腰,不由得說道:“你可以放開我了吧?!?/p>

“貝丫頭,別急,還沒結束呢?!毕奶鞊u了搖頭,一本正經地說道。

蘇貝貝不由得愣了愣,她并沒有從夏天臉上找到故意占她便宜的跡象,只能移目看向那些似乎正在漸漸撤離的老鼠,心想難道許真真還有什么招數不成?

只是,放眼望去,草甸之上已經沒有了許真真的蹤影,包括她的那幾個朋友也都不見了。

偌大個草甸,除了老鼠的嘰嘰聲音,安靜得委實有些詭異。

有那么一瞬間,蘇貝貝甚至懷疑這個什么帳蓬節會不會是專門針對她和夏天的圈套,不然怎么如此怪異,剩下的那些人真就作息如此規律,還沒到深夜就全部睡下了。最詭異的是,數千頂帳醫櫛次鱗比地擺在這里,竟然感覺不到一絲絲的人氣,簡直細思極恐。然而,她和夏天同時出現在這里,分明是一件十分偶然的事情,不可能是有人事先計劃好了。

“什么也沒有啊,你不會是在找借口占我便宜吧?!碧K貝貝等到所有的鼠群都鉆回了地底,都沒有發現什么異常,不禁疑惑地看著夏天。

夏天撇了撇嘴,一臉不爽地說道:“既然你們這些白癡不想出來,那就永遠都別出來了?!?/p>

說著,夏天便懶洋洋地抬了抬腳,輕輕地在草地上跺了一腳。

“啊——”

草甸之下,竟然傳出此起彼伏的慘叫聲,雖然又悶又低沉,但還是清清楚楚地落入了蘇貝貝的耳朵里。

緊接著,便看到數處地面爆裂開來,幾具尸體被老鼠給拱出了地面。

“這怎么可能,竟然有人藏在地底?”蘇貝貝感覺這一幕有些超出了自己的常識,“他們怎么做到的?!?/p>

夏天笑嘻嘻地沖蘇貝貝說道:“貝丫頭,其實這沒什么好奇怪的,你要是想在地底生活,也能辦到的,而且能比他們厲害得多?!?/p>

“我為什么要在地底生活?!碧K貝貝白了夏天一眼,轉而問道:“這些又是什么人,跟許真真一伙的嗎?”

夏天回答道:“算,也不算?!?/p>

“說人話?!碧K貝貝說道。

夏天笑嘻嘻地解釋起來:“這些白癡跟許真真確實是同伙,不過他們的目標并不一樣?!?/p>

“目標不一樣?”蘇貝貝還是滿腹的疑惑,不過心里還是細細思忖起來,首先許真真的目標毫無疑惑就是她,而且很可能她到這里的時候就被盯上了。如果說她的那些同伙目標不是她,那就只能是夏天嘍。但是那些人怎么就肯定夏天一定會出現呢?這點才是她最想不通的。

其實也難怪她想不通,因為她并不知道夏天伊筱音他們來武功山堪探古墓的事情,以為夏天就是來找她的。

“嘖嘖嘖,一腳之威,恐怖如廝?!边@時候,一個頗為蒼老的身影從某頂帳蓬中走了出來,撫掌而笑:“你比鬼醫張明佗那家伙厲害百倍,果然青出于藍而勝于藍?!?/p>

夏天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瞥了這老頭兒一眼:“老頭兒你誰???”

這老頭身材矮小,估計不到一米五,但是頷下的胡子卻快垂到了地上,臉上滿是皺紋,總呵呵笑著:“鄙人張須順,雙燭教的教主,你剛才殺了的許真真是我的徒弟,不過半點不成器,死了也好,免得浪費糧食?!?/p>

“雙燭教?”夏天撇了撇嘴,“就是四十年前被大師父坑了的那個邪教啊。那個應該早就被滅了,你是從哪兒冒出來的?!?/p>

“人在江湖走,哪能不濕鞋?”長須老者呵呵輕笑,沖夏天說道:“所以,多備退路,才是長盛不滅的真理?!?/p>

夏天不耐煩地說道:“既然撿了一條命,那就好好的茍且偷生就行了,非要再跑出來找死?”

“呵呵?!遍L須老者仍舊不急不緩地笑了一聲,渾濁的目光細細地打量著夏天:“這些年,我一直在調查鬼醫張明佗的行蹤,然后知道了你。只是你太厲害了,而且鋒芒畢露,想對你出手,付出的代價會超出我的預計。只是沒想到,時隔十二年,你終于還是落入了我的陷阱中?!?/p>

“行了,這種廢話就不用說了?!毕奶鞈醒笱蟮卮蛄藗€呵欠,這種話他聽過太多了,沒有半點意義。

長須老者笑著拍掌道:“即便身處險境,也還是這般的囂張霸氣,這是你師父張明佗不曾具有的品質。其實你這資質,我都想收你做弟子的,這樣的話,你的成就絕不僅僅是今天的地步,實在可惜了?!?/p>

“他的臉怎么這么大呢?”蘇貝貝都有些聽不下去了。

夏天笑嘻嘻地說道:“貝丫頭,他不是臉大,而是根本沒有臉?!?/p>

“哎,多說無益,還是直接送你們上路吧?!遍L須老者驀地變了臉色,從懷中摸出了一根玉笛,“今日便把你們煉成紅白雙燭,這樣也勉強能給老頭子我續上三五十年的陽壽了?!?/p>

笛聲悠揚,在空曠的草甸上空播散到遠方。

數千頂帳蓬忽然就動了起來,從里面走出來一個個行行色色的男男女女,明明看著很鮮活,眼神也跟活人無異,但是行為舉止卻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這、這是……”蘇貝貝本來以為自己應該不會再吃驚了,沒想到還是被驚住了,這里至少有數千人,難道都被這個什么長胡子老頭給控制了,那他的實力委實有些恐怖了。

夏天看著這場景卻沒有半點情緒波動,懶洋洋地說道:“藏了幾十年,一點進步也沒有,說你一句老廢物不為過?!?/p>

長須老者吹奏著玉笛,沒空反駁,只是眼中的殺氣愈發地凜烈。

無數人從四面八方朝夏天和蘇貝貝沖了過來,不多時就沖到了過前,不過并沒有直接攻擊,而是把他們兩人牢牢層層疊疊地圍在了中間。

“擒賊先擒王,我們沖過去直接把那老頭解決了再說?!碧K貝貝秀眉微蹙,不過并沒有退縮,她怕老鼠可是并不怕人,很快就做出了最正確地判斷。

夏天笑嘻嘻地說道:“放心,還沒到我們出手的時候,這老頭會自食惡果的?!?/p>

“難道你早有對策了?”蘇貝貝問道。

夏天還沒回答呢,只見地面忽然“嘭、嘭、嘭”地爆裂開來,無數的老鼠再次如潮水般涌了出來。

長須老者繼續吹奏著笛子,只是樂聲不再悠揚,莫明有些尖利起來,刺得人耳膜生疼。

那些涌出來的老鼠也瞬間變得狂躁起來,眼睛也瞬間變成了紅色,透著一股不詳的氣息。

“去,先拆了他們的皮肉!”長須老者收了玉笛,戳手朝夏天和蘇貝貝一指,“老夫要徹夜趕工,將他們煉化成我的紅白雙燭,續命天燈?!?/p>

奇怪的是,那些鼠群聽到命令后竟然出現了遲疑,一個個的愣在原地打轉。

“嗯?怎么回事?”長須老者也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再度喝令道:“去!”

這時候,長須老者腳下的地皮驀地松了松,直接竄出來一個頭顱,沖他叫嚷起來:“師父,你為什么不救我!”

長須老者嚇了一跳,驚得跌倒在地上:“你竟然沒死?”

“看來你老人家是巴不得我死了?”許真真滿是泥土和草根的臉上露出怨毒的神情,“你說過會幫我兜底的,結果卻是拿我做餌,好滿足你自己的企圖?!?/p>

“為師漲了陽壽之后,自然會幫你,你現在別搗亂?!遍L須老者立時安撫道:“只要把那兩人煉成紅白雙燭,到時候,為師先分你二十年陽壽便是了?!?/p>

“你騙人!”許真真半點不信長須老者的話,雙手如爪,驀地扣住了長須老者的雙腿,便把他往地底拖。

長須老者拼命掙扎著,可惜畢竟年老力衰,竟然沒能甩開許真真的雙手,這時候鼠群再次涌動沖著他們兩人靠擾。

“你這逆徒,看我不先宰了你!”長須老者氣急敗壞,操起手中的玉笛便往許真真的咽喉刺去。

許真真已經瘋狂了,不躲不避,張嘴咬在了長須老者的腳后跟:“要死就一起死,想撇下我,門也沒有?!?/p>

“啊——”

長須老者慘叫一聲,手中的玉笛也掉落在了地上。

這時候,鼠群已至,將他們二人迅速淹沒了,然后拖入了無盡的地底。

蘇貝貝看著這一幕,不由得沖夏天道:“你早算計好的?”

“鼠輩就應該呆在地底,這輩子還是別出來了?!毕奶鞗]有回答,只是笑嘻嘻地說也一句。

這時候,那些被玉笛控制的人群瞬間恢復了神智,他們一個個的目露茫然之色,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更不清楚他們為什么會圍著一對小情侶。

夏天忽然在蘇貝貝臉上親了一下。

“你干嘛?”蘇貝貝愣了。

邊上的那群人驀地像是覺醒了什么屬性,莫明其妙地就開始鼓起掌來,還齊聲叫嚷起來:“親一下、親一下……”

捕鱼来了工作室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