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榮歸故里(大結局)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180042.buzz,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三天之后,已經身為梅花將軍的王麻子,又以裂地的身份成了新的櫻花神,掌控了整個東洋的櫻花組織。

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大餡餅。

我們都沒想到之前的櫻花神竟然沒有把“裂地是內奸”的事告訴上級,想來也是不愿承受責罰,試圖瞞天過海;哪里想到陰差陽錯,竟然叫王麻子占了這個便宜。

一個華人,竟然做了東洋第一暗殺集團櫻花組織的頭頭,這比當年的倉天還要厲害,說出去有誰會信!

當然,這也不可能說出去的,這將永遠都是一個秘密,頂級絕密。除了我們幾個和國內幾位大佬知道以外,再無人知道這件事了,就是和我們關系親密的千夏、娜娜等人都不知道。

之前王麻子還尋思著干掉櫻花神了,該怎么端掉櫻花組織,現在也不用了。只要王麻子還掌握著櫻花組織一天,東洋這個國家就永遠蹦不出我們的手掌心了。

除此之外,靖國神社也被重重包了起來,對外聲稱是例行檢修,但只有少數人知道,那里面已經是一片廢墟。不管怎樣,炸掉靖國神社的夢想,也算是完成過一次了。

——雖然不久之后,它又會重新建立起來,重新出現在公眾的視線之中。

所有事情塵埃落定,接下來就該忙活回國的事了。

出來一年多,最讓我們遺憾的是連個畢業證都沒有撈到,本來以為憑我們的身份,要個畢業證不是問題,哪里知道竟然遭到旭川大學的拒絕;無奈之余不免又想,國內的大學要是也都這么有骨氣,何愁國家不強大呢?

猴子是頂級的愛國主義者,一天都不愿意在東洋這個鳥地方呆,直接就把洪門龍頭的指揮大權交到了黃杰手上,說是回國以后就再也不回來了,希望黃杰多多費心;有什么解決不了的事,再叫他過來。

不過手握洪門和青族,又有王麻子罩著,好像也沒什么解決不了的事了。

黃杰當然不是不回去,他當然也回去,但主要是為了見阿麗絲和小龍女,而不是因為懷念那片故土;他和猴子不一樣,不能在地盤被奪之后還保持平常心態,他一看到曾經屬于我們的地盤又有了新的妖魔亂舞,就覺得心里很堵,寧肯返回東洋,繼續完成他的皇帝大業。

其實坦白說,手握洪門和青族的他,絕對算得上半個東洋皇帝了。

而我和鄭午則是堅定的回國派,我們吃不慣東洋的食物,喝不慣東洋的水,想早點回到我們國家,那里還有我們所愛的人。

距離我們回國的日子越來越近,千夏知道要和我分開了,變得十分緊張,幾乎24小時都黏著我,晚上睡覺都緊緊抱著我的胳膊,生怕我會突然蒸發。在東洋這一年多來,我感覺最對不起的還是千夏,但是沒有辦法,該分開的還是要分開,這也是我們之前就說好的事情。

臨走之前,我去見了一趟惠子。

惠子的肚子越來越大,變得大腹便便,行動都很不便。

“你該多注意一下身邊的人?!蔽铱粗冀K小心翼翼守護在她身邊的上原飛鳥。

惠子知道我指的是誰,點了點頭。

我說我馬上就要走了,今天過來是和你道個別,或許一輩子都不會再見了。

“左飛?!?/p>

“嗯?”

“我問你件事,你一定要老實回答我,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

我看著她眼睛里流露出來的渴求的光,最終還是心軟,撒了個謊:“向你這樣美麗的女孩子,有誰會不喜歡呢?”

“謝謝?!?/p>

惠子的眼睛里閃著淚光,將頭倒在了上原飛鳥的肩膀上。

我離開了。

臨行前的一個晚上,是我和千夏在一起睡覺的最后一個晚上。千夏緊緊抱著我的胳膊,一夜都沒合眼,我也是。

天快亮的時候,千夏突然說道:“師父,我和你一起回去吧?!?/p>

“???”

“我不是想干什么……”千夏猶豫地說:“我只是想見見她,我想知道她到底有什么魅力,為何在我使出全部手段之后還是不能令你移情于我!”

“這……”

“怎么了,你不愿意?”

“那倒不是,我怕你們打起來,她脾氣不是太好?!?/p>

“沒關系,我會讓著她的?!?/p>

“……還是她讓著你比較現實?!?/p>

最終禁不住千夏的軟磨硬泡,我還是答應讓她和我一起回國,見見王瑤。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個好主意,因為千夏真的在很認真很認真地求我,我根本沒有辦法拒絕。

她說,她只是見王瑤一面就回來,保證不和她打架,保證不纏著我,保證馬上回國。

真的沒有辦法拒絕。

所以第二天早上,當我和千夏一起現身機場,大家還沒有什么奇怪,以為千夏只是來送我的;結果千夏也過了安檢,和我們一起走進候機大廳的時候,猴子他們全沸騰了,問我到底想干什么?

“……帶千夏回國?!蔽覠o奈地說。

“臥槽!”

“左飛你太牛逼了!”

“你簡直是我心中的神!”

眾人一陣大呼小叫,熱熱鬧鬧地一起上了飛機。我們回國,沒讓任何人來送,猴子說煩,不喜歡那種離別場面,矯情那干什么,該干嘛干嘛去唄,天底下哪有不散的宴席?

在飛機上,猴子他們使勁給千夏渲染王瑤的可怕,講述“一代東城女魔頭王瑤”的故事,聽得千夏一驚一乍,還真有點害怕起來。

猴子哈哈大笑:“現在想回去也來不及啦,除非你跳飛機?!?/p>

說真的,我也挺發愁千夏和王瑤見面的場景,真不知道那會是一副什么樣的景象?

一路上簡直煎熬,本來回國的萬般期待,現在也變得頭大如牛。

飛機終于緩緩落地。

一下飛機,猴子就深深地吸了一口,說哇,還是熟悉的口味和配方,京城的霾,我回來了!

縱然一路上再多擔心,可真踏上故土的時候,那種復雜的情緒還是涌上心頭,一瞬間就擊中了我的心房,讓我的眼眶都不禁微微有點發紅?;叵肫甬敵跷覀兿窆芬粯犹映鼍┏?、奔向東洋的時候,哪里想過以后還有回來的一天!

我親愛的祖國啊,我回來了,請您不要再拋棄我!

要不是顧及自己的身份,我真想當場高歌一曲。然而就在我只是想想的時候,身邊已經真的響起了歌聲:“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什么樣的節奏,是最呀最搖擺……”

黃杰已經唱起了歌。

熟悉的歌聲,熟悉的旋律,連黃杰這樣冷酷的家伙都開始唱歌,那我們還有什么好矜持的?于是我們迅速一起附和起來,而且越唱越大聲:“彎彎的河水從天上來,流向那萬紫千紅一片?!?/p>

除了千夏以外,我和猴子、鄭午、馬杰都一起大聲唱著這首歌;但即便是千夏,也被我們的情緒所感染,跟著我們一起哼哼起來。

理所當然,我們歷經生死劫難、重新回到國內的這種除非唱歌才能宣泄的激動心情,在外人看來肯定是十分不能理解的,估計還以為我們是什么剛從東京回來的土包子旅游團呢。

四周的旅客頻頻側目,有人看著我們微笑,也有人露出反感的神情,有個身穿西裝、手持公文包的的四眼甚至嘴里嘟囔:“在公共場合大聲喧嘩,什么素質???現在是什么人都能坐Plane了嗎?國人素質真是堪憂,這樣的國家遲早完蛋,還是東洋好啊,人人都很有素質,將來我一定要定居那里,遠離這樣的LOW貨才行……”

四眼的聲音雖低,可我們都是練家子,耳目靈聰的,所以很容易就聽見了。猴子直接撲上去就勾住了他的肩膀,那人嚇得大叫,直接把他的土話都逼出來了:“你干甚類???”

喲呵,竟然還是山西的。

猴子摟著他的肩膀大叫:“老鄉,我剛從東洋回來,不小心把錢都花完了,現在正發愁吃飯類,你能不能借我五塊錢,叫我一會兒吃上個涼皮?”

我們幾個也圍上去,嚷嚷著要和他借五塊錢。

四眼嚇得不輕,趕緊扔下五十塊錢逃之夭夭,邊跑還邊說:“MYGOD,我要早點Leave這個地方!”

我們則哈哈大笑著繼續往前走去。

快到出口的時候,遠遠地就看見一大幫人,因為之前就打過電話,所以知道今天會有不少人來接機。我們馬上加快步伐,朝著出口那邊奔去,王瑤第一個沖我叫了起來:“左飛!”

我一下就激動起來,幾乎忘了身后的千夏,也擺著手,說在!

擁擠的人群中,我以最快速度奔向王瑤,正準備給王瑤來一個大擁抱的時候,一聲“爸爸”突然響起,有個小男孩竟然鉆了出來,張開雙臂朝我奔來。

竟是左小飛!

我天,我兒子也來了!

我蹲下身去,一把將左小飛給抱住。左小飛使勁在我臉上親著,叫爸爸、爸爸!

我說哎、哎,也在他臉上狠狠親著,然后問:“你媽呢?”

“在啊?!弊笮★w回頭一指。

我抬頭看去,頓時愣住。

愣住,不是因為林可兒在王瑤身邊,還露著一臉恬靜的笑,還因為在她倆的兩側,還有上官婷、莫小花和趙采螢,而且個個都滿懷笑意地看著我。剛才人多,又擠,我只看見王瑤,沒想到她們也在。

蒼天作證,我只給王瑤一人打了電話,我甚至都沒通知我爸媽。

“你們……你們……”我有點說不出話來,或者說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

她們,她們怎么會在一起的?

“當然是我叫過來的?!蓖醅幙闯鑫业囊馑?,走到我的身前笑著說道:“怎么樣,是不是很驚喜???”

王瑤變得這么溫柔,我都有點接受不了,也不知是不是圈套,所以一時也不敢說驚喜還是不驚喜;但老天作證,我心里真是高興壞了,我這輩子放不下的女孩們,都在這里了!

“喏,那個就是千夏吧?”王瑤突然說道。

“啊,是的?!?/p>

直到這時,我才想起還有個千夏?;仡^一看,千夏正站在我身后,露出怯生生的兩只眼睛,看看王瑤,又看看其他女孩。我趕緊給千夏介紹,說這是誰、那是誰。

千夏用我教給她的幾句僅有的漢語和她們打招呼:“你們好,很高興認識你們!”

“真乖,我就喜歡聽話的姑娘?!?/p>

王瑤走過來,輕輕摸了摸她的頭,好像她是一條狗。雖然王瑤的動作溫柔、語氣溫和,可千夏還是緊張起來:“我,我馬上就回去的……”

王瑤又拉住她的手,說哎,既然來了就別回去啦,以后記住啦,這些都是家人,見了要叫姐姐的。

“家人……”千夏認真地念著這兩個字。

“哇,我又多一個媽媽。爸爸,你可太厲害了,你比毛毛叔叔厲害一萬倍!”左小飛在旁邊起哄。

我激動得無法言表,又不知該說什么,本能地看向林可兒。林可兒還沖我笑著,也不知精神狀態好些沒有,我忍不住攤開雙臂抱住了她,說你好些了嗎?

“好,我很好。?!绷挚蓛旱难蹨I流下。

我自己都沒想到,回國的第一個擁抱竟然給了林可兒;而王瑤她們站在左右,也是各自眼眶泛紅,此時無聲勝有聲。

再看其他方向,猴子和他的一大家子見到了面,有柳依娜、周小溪還有四月,也是互相抱著流出眼淚。

黃杰一手拉著阿麗絲,一手拉著小龍女,什么話都沒說,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倆。

鄭午和蘇憶緊緊抱在一起。

馬杰……

馬杰竟然不見了,和他一起消失的還有阿花。我的天,這也太神秘了吧?

就聽鄭午大大咧咧地說道:“媳婦你看看,他們一個個都左擁右抱的。尤其是左飛最過分,竟然一口氣找了六個老婆,其中一個還是東洋的!你看看到最后,還是我最靠譜吧?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鄭午?!?/p>

就在這時,猴子突然轉頭對鄭午說道:“午哥,你看看后面?!?/p>

“嗯?”

鄭午回過頭去,只見人群之中,有一個女孩子往這邊走來,一邊走還一邊探著腦袋在找什么;看到鄭午,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臉驚喜地朝這邊跑來。

正是娜娜。

“天!”鄭午一臉驚恐:“媳婦快走!”

“為什么,那是誰?”

“不知道,我一見她就莫名覺得心慌,快走快走!”鄭午拖著蘇憶就往出口的方向跑。

“切,那個是娜娜吧,你憑什么就不管人家……”

他們的身影越來越遠,聲音也越來越小,而娜娜則加緊腳步追了上去。

我們正各自開懷大笑的時候,就聽一個聲音突然響起:“哎,原來你們是今天回來,怎么沒和國家說一聲呢,好給你們派一輛專機呀!像你們這樣的大功臣,怎么可以和普通旅客同擠一輛客艙回來?”

我們抬頭一看,竟是魏老。

魏老穿得很低調,一身普普通通的休閑裝,頭上還戴著一頂鴨舌帽,遮住他大半個面頰。所以雖然他是正國級、經常出現在新聞聯播里的大佬,現場行跡匆匆的旅客也沒人認出他來。

而在魏老身后,還站著周明和張宇杰。

“明哥?!?/p>

“杰哥?!?/p>

“魏老?!?/p>

我們嚴肅起來,紛紛打著招呼。

“好,好?!?/p>

周明和張宇杰回過禮后,魏老也滿意地點著頭:“歡迎你們回來,你們在東洋所做的事,徐老他們都大加贊賞,說是一定要給你們記功,一等功還不夠,要特等功!這樣,你們旅途勞累,先回去休息一下,三天后到流水巷去報道,我還有任務要交給你們……”

不等他把話說完,黃杰拉著小龍女和阿麗絲轉頭就走。

“哎,黃杰,你這是去哪?孫孤生,我說的話你……”

“喲,兒子,你這是怎么了,肚子疼是吧?別著急啊,爸爸馬上帶你去醫院!”猴子突然抱著四月問道。

四月奶聲奶氣地說:“不疼!”

猴子板起了臉,說你怎么能不疼呢,你必須疼!說著,便在四月的肚子上掐了一把,四月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猴子抱著四月轉頭就跑,周小溪和柳依娜迅速跟上,和他一起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魏老一臉錯愕,而他身后的周明和張宇杰卻偷偷捂著嘴笑。

魏老又看向我,說左飛,他倆思想覺悟不高,這事還得和你說,我跟你說啊,之前那個潛逃的肖大國你記得么?他落網了,而且根據這條線索,摸出美國有個叫“戰斧”的勢力,對咱們國家危害很大,所以……

“好你個左飛,你趁我不在,又勾搭其他女生,你到底準備找幾個老婆?!”王瑤突然一聲大喝,狠狠一腳踹在我屁股上。

我“嗷”的一聲,明白王瑤的意思,捂著屁股就跑。

“姐妹們,走啦!”

王瑤大叫一聲,眾女迅速跟上,銀鈴般的歡笑聲充斥在整個機場大廳之中……

魏老一臉無奈地站在原地,哭笑不得。

(全文完)

捕鱼来了工作室刷2